加拿大明報星期六週刊 - 林真專訪

「和平三日吊沙煲」

他14歲喪父,那年正值中國抗戰勝利,和平後的中國,國共之間仍在黨派鬥爭,國民黨某些官員進入廣州後大搞「劫收」,一些市民在廣州市的四牌樓(現時的解放中路)掛起瓦飯煲,貼上「抗戰八年無米煮,和平三日吊沙煲」的對聯。那時僅得14歲的林真,對捱飢抵餓三餐不繼的日子印象深刻。

年幼喪父,他沒書讀,他是家中男丁,只得輟學到社會討生活。他在酒家當子廝、幹過行販、擦過皮鞋。他的一位遠房親戚後來介紹他到木廠釘大箱和送貨,在木廠學徒,包住宿,每月拿$15薄酬養家。

他十來歲在大廠當學徒,年紀輕輕時常遭人欺負,向他揮拳動腳,還用煙蒂灼他。一個寒夜裡他發著高燒,蜷在棉被裡取暖昏睡,翌晨遲了開門,木廠的管事即用一大盤冷水澆向他的的被窩,冷得他直打哆嗦,凍到手顫腳震。林真當時忍不住在嘴裡向管事衝撞了幾句,對方即扳起3呎長的薄竹尺向他猛打,他痛不可當,當場還手,一拳揮向對方臉上,這一拳,讓對方掛了彩。他被抓上警署。

去到警署,林真向當值的警官展示滿身被煙蒂灼過的纍纍傷痕,警官反而幫他,教他以「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」。經過那次慘役之後,林真覺得憋在木廠也不會有出頭的一日,他決定向外闖。

他的一位表哥懂命相,林真找他表哥問前程。表哥替他算完命,說了一句:「你呢世人最多賺$300。」他不服氣被人睇死,自此發奮看書,死命的自修學問。

他閱讀了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,自此啟發良多,將自己鍛煉成鋼鐵般堅硬,鼓足勇氣克服困難。他對記者說:「看了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,讓我學習了對任何不對的事都挺身反抗。我不信命,我信事實。」

在普慶當帶位

林真18歲從廣州到昋港,他對當時英國管治香港的情形存有很多問號。「我初到香港便發生了英國幫辦踢死華人小販。我對此事的感受很深,為甚麼華人在英國人管治之下低人一等,像奴隸一樣不朋尊重?」有一天他路經皇后大道東的一間名為「求知」的書店,每月付$3便可任睇店內圖書。他大量閱讀了政治、哲學書籍,其中毛澤東暢論辨證法的《老三篇》,林真坦承他的左傾思想是始自那時而得到啟蒙。

他20歲時已清楚確定「浪費時間就是浪費生命、主宰時間就是主宰生命」的意義。50年代他在普慶戲院當帶位員領班,工作繁重而待遇微薄,他一家七口擠在丁方還不到一百呎的破木屋裡,過著極其艱苦的生活。但他對讀書和寫作仍有著狂熱不減的興趣,生活擔子雖然壓得他透不過氣,他仍善用每天戲院開場到散場之前的那空間啃書本自修,在4年中讀遍段玉裁的《說文解字注》、顧炎武的《音學五書》、司馬遷的《史記》、紀昀編撰的《四庫全書總目提要》和《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》這幾本古籍。一分一秒也在心胸填滿每段書經,不讓它白白溜掉。

「睇相是我的潛能」

林真的讀書方法是:「把書當作報紙來看。」
他曾於1961年至1969年在大成電影公司當宣傳主任,在粵語片盛行的年代孕育出「七公主」、「十大導」和「八牡丹」等知名紅星大導演的組合,也曾在多份報章寫文章,又自資過南國圖書畫冊,出版明星刊物。
林真成為掌相大師倒是遭逢「歷劫」之後的事。1969年,他經歷人生最困難的日子,他遭公司開除,圖書公司又遭債主臨門,他的女兒才剛出世10幾天。他為生活,開始掛牌替人睇相,這番「歷劫」卻令他為成日後的掌相名家。

林真共有「六星伴月」(6女1子),攝於多年前的一幅闔家照。右起:長子克勤、8女沛坤、妻子瑰瑋、林真、2女錦裳、4女錦玲、3女錦屏、6女錦珊、7女錦瑚。(圖片提供:林真)

林真說道:「睇相算命本來就是我的潛能之一。人的潛能是可以積累下來的。」他替人睇相,大兒子李克勤擔任助理,兩父子在艱難的日子裡互相扶持攜手共度時艱,感情特別要好。

他做「睇相佬」的目的是為穩住生計,長年累月的掙扎求存,他覺得生存之道不外是:「有錢要搵,搵完要剩,剩到錢才可保障生活。」他能聽聲辨人,是睇相的至高境界。少年時他遭表哥批死他「呢世人最多賺$300」。這一句話傷及弱小心靈,他引以為戒,睇相時從不鐵口批命。

「亂說一通會害死人。」他兒子李克勤跟父親習命相之道,林真早有訓示:「相乃醫道,是心靈醫生,絕不能鐵口批命,亂說一通。」

年過70,林真仍神清氣爽,壯如松柏。他的養生之道是奉行中國十大元帥朱德所說的:「基本吃素,出門走路,勞逸適度,遇事不怒。」能夠做到這樣經已很不簡單了。

林真注重運動,尤其是飯後仍走百步,最近並跟「大聖劈卦門」的陳秀中師傅習武強身。
「養生的秘方,還有是在臨睡前不要將日間的難題繼續反覆思量,這樣只會令困難加大幾倍,愈想愈難、愈難愈苦。像我面對種種困難的經驗,應付困難的方法就是當困難不存在,跟它搏鬥到底。」

上一 頁

 
 
林真顧問有限公司
地址 : 香港九龍窩打老道40號寶翠大樓11字樓第一座 錄音電話 :2771-0231 傳真號碼 :2770-2549
每年十月至次年三月 林真大師 在香港為諸位服務